在平凡与伟大之间找落儿_鄭朱源(艺术家)

 我们会学到很多在美术史上出名的艺术家,还有他们的生活和作品相关知识。被记录的他们的生活和作品都是伟大的。借来某个艺术家的作品名来讲,要么讨饭、要么坚持、要么变得伟大的艺术家的生活中,记录在历史当中的人肯定属于伟大这一边。我们则会通过他们的书籍或展示和纪实片等间接接触到他们的生活和工作。

 他们的生活和韩国平凡的美术大学学生的生活之间的间距看起来很大,看起来接近于坚持这一边。在走廊里堆满油画布的美术大学实践室里穿着一身棒球外套打夜作,点外卖吃的日常,在荧光灯光下有烟灰色的墙柱和墙面、排风机,还有角落里随便堆积的包装作品后剩下的银色包装纸的美术大学工作室上的裸体素描课。

 权能混合这些,混合韩国平凡的美术大学学生所感受和体验的通过日常风景和书籍上学到的那些艺术家的形象。安迪·沃霍尔曾经也会在打夜作的时候点外卖吃麦当劳的汉堡吗?如果文森特·梵高自己生活的话,那么他的房间肯定会是一团乱七八糟。草间弥生也会去咖啡厅点珍珠奶茶喝吗?权能经过长时间的努力将这种轻松的想象描绘得写实。难道他是羡慕或憧憬他的作品当中经常会出现的著名艺术家吗?还是想强调他们也跟我们一样吗?还是通过至少在画画的时候可以随便安排他们并随便玩乐的一种游戏当中感到喜悦吗?我不能准确明白是什么原因,但个人认为这三点都会有。他好像是在说:“你也是跟草间弥生一样特别的人”,或者是再说:“草间弥生也是跟你一样平凡的人”。

 我不知道该如何称呼现在我们所生活的时代,但艺术都是通过反复思潮的正反合得以发展的,认为现在是很难绑定为一个思潮的多元化的时代。“在那其中现在在韩国创作的我该往哪个方向走呢?该画什么样的作品呢?”,权能在看着记录在历史的作家的生活和作品自己严肃苦恼作为作家的本质并在很容易变得严肃或悲伤的苦恼上加一些玩笑描绘为一幅画。

 我想权能作品的魅力在于过于现实的拍摄对象和照片的现场感。实际上权能随时随地都会携带相机,不分公私地拍摄工作用照片。就像是艺术成为日常,日常成为艺术的作家的一句话,他真的是热爱玩,热爱工作。对于他来说,工作的延长线就是玩,玩的延长线就是工作。因此我很好奇每当他的生活有所改变,他的作品会有什么样的改变。实际上当他成为著名的艺术家,当我们对他的画的背景和著名艺术家的面容失去异质感的时候,他的作品会往什么样的方向发展呢?那之前现在他即将会随着毕业离开他的作品开始的美术大学这一空间,而是走到新的场所和空间进行创作,我真的很好奇他会创作什么样的作品,而且很期待。

  • Black Facebook Icon
  • Instagram Social Icon

Copyright © 2019 · All Rights Reserved · KWONNEUNG 权能